当前位置: 首页 > 杂酱面的家常做法 > 正文内容

最新黑段子

作者: 川菜家常菜谱大全   来源川菜家常菜谱大全    发布时间2019-04-17

  黑,是指短小、精悍的恐怖,奇诡、惊怵、灵异,却又紧紧扣人心弦,就仿暴风骤雨前夕的天空,蕴含撼动人心的力量。以下便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最新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。

  1. 粉红

  刘阿姨的丈夫去世得早,唯一的儿子陈明不久前也出车祸死了,刘阿姨整日以泪洗面。

  这天,一个男孩造访,自称是陈明的大学室友王康。刘阿姨先前听儿子说过王康,知道他是个孤儿。王康说,想给陈明上炷香,刘阿姨客气地请他进屋。

  王康站在陈明的遗像前哭得伤心,刘阿姨也忍不住湿了眼眶。她温言相劝,可王康还在哭,看得出来,他和儿子有很深的情谊。刘阿姨心一暖,留他吃饭,然后出去买了几个好菜。

  待她回来,王康的眼睛已经又红又肿,像水蜜桃。刘阿姨十分感动。此后每天,王康都会来给陈明上香,每次刘阿姨买菜回来,他都双眼红肿。刘阿姨想,自己孤身一人,王康也没父母,便认他做干儿子,以后家产留给他。

  半夜,儿子陈明浑身是血地站在床头,冲刘阿姨急切地喊:“妈,监视王康,别信他!”刘阿姨心一颤,惊醒后,知道是场梦。

  第二天,王康又来了,刘阿姨假意出门,偷偷躲在窗外朝里瞄。她发现,王康慢慢掏出一盒东西,把陈明的遗像当镜子,狞笑着把眼皮涂红。

  2. 疤痕

  经过多年努力,秦琴终于成为名师。她的巧手能化出掩盖疤痕瑕疵的妆容,让面部有缺陷的人重获自信。

  这天晚上,她回到家,打开灯,竟发现一位老妇背对着她,坐在餐桌前。秦琴蒙了’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。老妇的脸满是的痕迹,如同烂柿子,在幽暗的灯光下十分可怕。老妇叹了口气,悲苦地说:“十年前,我被大火毁容,治疗癫痫最新技术受尽歧视,连女儿都嫌弃我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  秦琴心里一阵酸楚,她默默拿出化妆工具,在老妇脸上专注地涂抹。片刻,一张光洁的脸呈现在眼前,与刚才判若两人。老妇问:“现在我漂亮吗?”“漂亮,很漂亮。”秦琴有些哽咽,泪落了下来。老妇拿起一面镜子,但镜子里并未显示她的面容。她喃喃自语:“如果我一直是这个模样,女儿还会抛弃我吗?”秦琴不说话,只是埋头低泣。半晌,她抬头,老妇已消失不见。

  秦琴越哭越厉害,她跪在地上大喊:“妈,对不起,都怪我当年赶你出门,你才会自杀。这么多年来,我学化妆就是要赎罪啊!”

  3. 摩的司机

  结束了聚会,夜已深。莫茵急着回家,路上却不见出租车,唯有一辆摩的孤零零地守在路边。司机是个中年男子,清瘦和善。他们谈好价格,莫茵坐了上去。

  摩托车在空空荡荡的马路飞驰,冷风飕飕。她忍不住问男子:“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拉生意?”

  男子叹了口气,笑了:“为了生活呀。”“你不回家,你家人不着急吗?”莫茵又问。

  “我孤家寡人一个,手机都长期停机,没人联系我。”男子凄凉地答道。莫茵望着男子破旧的大衣,心里酸酸的。到了家楼下,莫茵付了钱,有些腼腆地找他要手机号。男子无奈地笑笑,报了一串数字。

  骑车返回的路上,常年不用的手机突然响了,男子下意识地接起,突然惊愕地大叫,失控的摩托撞上迎面驶来的货车,男子死得很惨烈,一只眼珠飞出老远,绝望地瞪着夜空。

  单纯的莫茵绝对没想到,这个看似可怜的男子曾残忍地杀死妻儿。妻子死时,手里紧握着手机。每个深夜,男子的手机都会响起,妻子在另一个时空撕心裂肺地怒骂他。他很害怕,停掉了号码。他以为莫茵看上了他,所以将号码告诉了她,没想到,莫茵竟给他充了话费。

癫痫病怎么治疗最有效?

  4. 跳楼的男人

  我还在念大学,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我畅快脱离了大学校园。不过,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,你也知道,人总得是要生存下去的,如果连生存的基础都没有了,那么所谓的精神都是一句空话。

  我现在所租居的房子在四楼。它的主人是一位上了岁数的老太太,因为一个人住着这么大的房子有点寂寞,所以她决定回乡下生活,于是我便顺利将房子租到手。房子很大,有着大的落地窗和阳台,家具却很陈旧,像是老古董一般几乎看不出来年纪。但是,我依旧喜欢拉开窗帘,让耀眼的阳光射进屋子里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注意到对面楼上的那户人家。

  那是个晚上,我卷缩在沙发上看电影,窗外很黑,几乎看不见光,仿佛小区的都早已经睡着了。但也就是这个时候,我忽然见“叮叮当当”的声响,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电视里发出来的声音,但是很明显,那声音不是来自于电视。于是我下意识地将电视静音,想找到这声音的来源,可是那声音却戛然而止。

  就在我一脸迷茫的时候,对楼的灯亮了。苍白的光在漆黑的世界里显得格外的眨眼。接着,一个中年男子忽然从这苍白的光线里跳出来,没有任何征兆。

  他伸直了手一蹦一跳地朝阳台蹦去。我惊恐地睁大了眼睛,越发往破皮沙发里蜷缩,生怕那个男子看见了我。我不知道这个男子是在恶作剧还是有着精神问题,无论是出于那种原因,我都不敢将自己暴露出来,这仿佛是一种潜意识的畏惧。

  可是那个男子最终发现了我。我明显看见他的目光落在我家阳台上然后嘴角身躯抽动了一下,我想,他是在跟我打招呼。

  在我一脸茫然时,那个男子忽然从阳台上跳了下去,接着发出一隈沉闷的声响,仿佛是整个骨头都碎开了一般。

  我惊恐地大叫起来,冷汗丝丝地渗透了我的身体。小区渐渐亮起了灯,可我却在这忽然明亮起患上癫痫病十年了,那么吃药对孩子有影响吗?来的世界里想起他嘴角的抽动,他是在对我笑吗?

  5. 诡异的司机

  小区骤然就变得热闹起来了,就连楼下的张老太太都步履蹒跚地下去看个究竟。谈论声和警鸣声铺天盖地,而我却躲在拉紧窗帘的前后,不敢去看他死后的容颜,生怕那双紧闭的眼睛忽然又睁开了,然后盯着我笑。

  这天晚上,我怎么都无法入睡,总是觉得有人在暗处盯着我看。我不知道这是因为心里感应还是我在胡思乱想,那种恐怖的感觉像潮水一般瞬间将我淹没。我极度需要找一个人来陪我,于是我想到了张雨欣,在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城市里,我所能赖以信任的也只有她了。

  张雨欣接到我的电话很惊讶,但是她还是宽慰我说她马上就来陪我。于是我又蜷缩在沙发里,胡乱地按着遥控器,将电视的音响开到最大,用以驱赶我内心的恐惧与不安。

  门铃响了。我惊喜地跑过骈拉开门,但是门外空空的什么也没有。

  我如同电击了一般,浑身麻木发抖,我匆忙关上了门:不会是张雨欣从她住的地方到我这里打车也要半个小时,可现在距离持电话才十分钟……

  门铃再次响了。

  我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,抓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,“谁?”我问。

  “董沁,是我啊,张雨欣啊……”

  我将水果刀背在身后,“真的是你吗,张雨欣?”我对着门喊。

  “不是我还能是谁啊!”

  我拉开了门,果真是张雨欣。

  等她进来之后我赶紧关上了门,“怎么这么快啊!”

  “下楼的时候刚巧遇见了一辆白色的出租车,我就让司机开快点,最后他找给我钱,我看都没看都往这里跑,生怕你有事。”张雨欣喘着粗气说道,“你没什么事吧?”她抬头看着我。

<呼和浩特到哪里治癫痫最好p>   我忽然看到她手里握着的东西,“你手里是什么?”

  “钱啊,刚刚司机找给我的,也不知道够不够……”她说着便看了一眼,接着便发出惊恐的大叫声,将那纸币仍在地上,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  是冥币!

  黑段子,是指短小、精悍的恐怖故事,奇诡、惊怵、灵异,却又紧紧扣人心弦,就仿暴风骤雨前夕的天空,蕴含撼动人心的力量。好的黑段子往往开门见山说事,不需要解释,没有华丽的辞藻,但贴近最本色的生活,用最精炼的语言,描绘出最具峰回路转效果,最直入人心的恐怖段子。

  

看了最新黑段子的人还看了:

1.

2.

3.

4.

5.

栏目热点